诗心

“此心若得一株雪,人生何处不清明。”诗是心中的一株雪。诗让我们打破了“存在的空虚”,我们都渴望在生活中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,但每当被人问及:“你活着的意义”的时候,我们却很难回答。我们不能意识到自己活着的目的时,过着表面化的生活,内心却十分空虚,这时便需要诗来打破这种空虚。正如荷尔德林写下了,这就在教我们怎么打破生活中的空虚之感。

海德格尔阐释为“诗意的承纳筑居”。怎样诗意的栖居呢?如苏轼,在野村酒肆中发现“人间有味是清欢。”从素味食物中发现“清欢”才是一个人洒脱的方式。除了存在的物质外还要找到精神追求,不拘泥于蝇营狗苟,正是诗意的栖居所言。这种超凡的智慧,大概只有诗人能拥有了。而当我们读这些具有超凡智慧的人所作的诗时,我们与写这些有趣的,丰富的灵魂会互相渗透,我们不再空虚。有趣的灵魂终将相遇,即使相隔多年。苦难降临时,我们仿佛看见远处的食指在对我们微笑,看见他固执地用手指在雪与灰中写下相信未来。我们感受着他精心储存起来的温暖,我们也滋生出一种顽强与坚韧,我们与诗人并肩前行。

“如果我死亡,我将明亮,我将鲜花怒放。”海子在我们耳边望着太阳歌唱。在我们与诗人并肩前行的路上,我们不能像一只断掉的风筝,“随波逐流,与世推移”,最终被俗世消磨。“被欲望抢走的原则,还要通过修养与信仰夺回。”诗是信仰一般的存在,他给了我们生活的指示。略带悲观色彩的诗人捕捉到生命的无常,相对乐观的诗人陶醉于世间的多样。透过诗人的眼睛,我们不断提升领悟世界的能力。

领悟生命,亲近自然,“生活除了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”寒风吹彻,我至少还有诗。

标签:

上一篇: 人生如边缘征途作 下一篇: 让人生开满豁达之花